将离

2019-1-2 20:07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66| 评论: 0

摘要: “我有花一朵,种在我心上,含苞待放意悠悠......”走过水乡五月的风,丝露飘起了缠绵的景,是谁人在溪水柳畔,唱就了一阙相思的梦。恍然回头,寻遍旧影,春姑娘牵着我的白裙子飘啊飘啊飘,吹到了绿水花园里,盛放着 ...

“我有花一朵,种在我心上,含苞待放意悠悠......”

走过水乡五月的风,丝露飘起了缠绵的景,是谁人在溪水柳畔,唱就了一阙相思的梦。

恍然回头,寻遍旧影,春姑娘牵着我的白裙子飘啊飘啊飘,吹到了绿水花园里,盛放着一世嫣红的温柔,望淡一地心碎。

花园里的芍药开的正好,一朵一朵朵,仿佛含露着云烟的柔软,淡粉白凝的花瓣,淡轻薄,绵丝软,姿态风华万千,风情万种,随风妖娆,美的像是掐着雨露儿,坠着水晶片儿,铃铃铛铛的滚着花苞儿。

卷风一散,落在了绿枝丛中,一层一层慢慢地绽放开来,五瓣、八瓣、十三瓣,一轮又一轮,倾盛而开,粉白渐变,洵美的宛若一个舞之精灵,跳起了一曲霓裳裙舞。

花朵儿有雪白的、凝粉的、水红的、绛紫的、橙黄的、渐绿的、甚至还有双色渐变的,一个个,仿佛彩虹球般从天上飘了下来,从地上飞了出来,吐露着晨露珠水,散发着一息息淡淡的香息,娇艳美动人。

芍药花有的像青湖里的细瓣荷花,有的像院墙的枝蔓蔷薇,有的宛若菊花般秀美,有的好似绣球花般丰丽可人,一朵又一朵,盛放在绿水花园里,映在青青草蔓海,笼在蓝天白云下,恰似来到了人之仙境,那是花的海洋,那是梦的地方。

指尖轻轻的抚过那柔软的花瓣,低头弯腰轻轻的嗅着,簌动鸣鸣传到了心间眉上,云团般的芍药花比起雍容华贵的牡丹,它偏又揉抹了一面清丽纯美的娇丽,让人分外亲近,怜爱几许。

念起旧故里曾看过的一幅画卷,淡褚浅褐色的洇染背景下,画着一位穿着淡白裳的香闺美人,她静静的浅倚在石冷色的雕花栏杆上,逗着红木笼中的金丝鸟,月华下棕木青枝溶溶,粉白芍药压水流。

画卷美的令人心动,亦怜芳的让人心爱不已,透过那凝香的芍药,月色的清冷,和画中的鸟儿美人,把那旧时深闺里的淡淡寂寞,浅浅的吟唱了出来,我想这约莫是,一个别离思念故事,一个心碎伤情的故事:月色如水,花香如醉,如此良辰美景里,却无人相伴,她亦只好去逗那笼中的鸟儿,好伴自己度过这难眠的相思夜长,而芍药,恰好有一个名字,唤作“将离”。

将别离,将离别,别离此去最离离。

红泪拂袖暗香远,眉风羞眸欲语凝,唯有芍药画依依。

芍药花,寄语着依依不舍的相思之情,缱绻愁断的爱恋之意,它又被称作为人们的爱情之花。

举一杯相思的酒,煮一盅红豆的缠绵,绣来鸳鸯并蒂莲,弹断海誓和山盟,合欢树下望同心,比目鱼呀比翼鸟,连理枝啊玉连环,愿你稍去我的心头深深处的情话,飞到那遥远的地方去,飞到那海枯石烂的天涯边去,五月的凉风吹落了我的眉弯,倒挂着两坨嫣红的温柔,温柔的嘴边笑意,是想你的依恋模样。

你的香园里,芍药可开了吗?

它可曾如烟火般盛放在你的心头,张扬着妖娆的美丽和心碎,唱诉着爱情和离别,它可曾让你怀抱着一生的圆满和残缺,风华了一世的悲欢和痴情,记忆飞飞叠叠枝桠开成花,一瓣一影勾勒成梦,芍药生是属于你的名字。

拂袖低坐在朱红木椅上,浅望着这满园的娇艳芍药,它是多么的美丽啊,美的只想让人轻轻的亲吻她,轻轻的凝望她,将她轻写倾画清吟唱,它是诗,它是歌,它是画,它是情,它还是生的命意。

芍药的生命力之顽强,是从它出生之时就有的坚韧品质,凌风而开,直竖而上,千百根紫红色的嫩芽尖儿,宛若一根根小小的毛笔,争先恐后的相互追赶着,努力的钻着脑袋冒了出来,屹立在天地泥土之中,挺直了身体,沐浴着阳光和雨露,抽来桂枝生繁叶,倏展蕾丝终开花。

芍药的坚强和勇敢,不正像是一个奋发向上的拼搏者吗,为了最终的的美丽而盛放,为了梦想的果实而努力燃烧,一切,都是生的力量和希望,一切,都是生的颜色和姿态。

愿你繁在世之中不忘初心,愿你羁绊之路不再迷茫,愿你红尘之中不失纯真,愿你,像一朵芍药花一样美丽盛放人间,不惧倾世容颜。

柔软的风儿轻轻地拂动着我的心田,香园里绿叶花丽,蕊黄长丝,抽带引蜂,露丝流光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